• >
主页 > www.444236.com >
www.444236.com
钟祥皇城明显陵_钟祥明朝皇帝叫什么
发布日期:2022-11-06 03:15   来源:未知   阅读:

  钟祥皇陵为明显陵,是明世宗嘉靖皇帝的父亲恭睿献皇帝朱祐杬、母亲慈孝献皇后的合葬墓。

  正德十六年(1521),三十一岁的朱厚照驾崩,没有留下子嗣,继任者只能从皇室近支选择。而最近支系只有宪宗孙、孝宗侄。宪宗朱见深有十四个儿子,但没有嫡子,故只有以长幼为序:皇长子出生仅两个月即去世;皇次子朱祐极成化五年出生,成化七年受封太子,成化八年去世,追封为悼恭太子;皇三子即孝宗朱佑樘,朱佑樘母纪氏,纪氏亦仅有朱佑樘一子;皇四子朱祐杬成化二十三年(1487)受封兴王,弘治七年(1494)就藩湖广安陆州(今钟祥),刚于前两年即正德十四年(1519)薨,谥“献”,亦仅有一嫡子即朱厚熜(有长子出生五日即亡)。这样,朱厚熜就成为最好的继承人,即明世宗嘉靖皇帝,既符合尊卑长幼秩序,又没有其他人旁系亲人掣肘。

  朱厚熜即为之后,围绕继统还是继嗣问题发生了争执,即只继承皇位,仍尊兴献王为父,尊孝宗为皇伯考,或者将朱厚熜过继给孝宗,以孝宗嗣子的身份继承皇位,最终在朱厚熜强势坚持下,以继统的方式继承皇位。在这种情况下,不断提升其父兴献王的地位:正德十六年(1521)十月,推尊其父为“兴献帝”;嘉靖二年(1523)“命兴献帝家庙享祀乐用八佾”;嘉靖三年(1524)又加尊为“献皇帝”,并上尊号“皇考恭穆献皇帝”,其后改称孝宗敬皇帝曰“皇伯考”;嘉靖十七年(1538)追尊谥号为“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俭敬文献皇帝”,追尊庙号为“睿宗”;嘉靖二十七年(1548)献皇帝神主供入太庙。随着兴献王地位的上升,其陵寝规制也逐渐升级,正德十四年去世时,按照亲王坟规制陵园,嘉靖三年,将王坟正式更名为显陵。

  其实,明朝皇陵共有十九座,除了在北京的十四座,即常称的昌平区的“明十三陵”以及海淀区的景泰陵以外,尚有位于江苏盱眙的明祖陵,系朱元璋的高祖、曾祖、祖父的衣冠冢及其祖父的实际葬地;位于安徽凤阳的明皇陵,是朱元璋为其父母和兄嫂而建;位于江苏南京的明孝陵,系朱元璋及马皇后的陵寝;位于江苏南京的明东陵,系朱元璋长子朱标的陵寝。明祖陵与明皇陵均系明朝建立之前的世系族人;明孝陵是朱元璋陵寝,唯有明东陵也是比较特殊的。

  明东陵与明显陵有些类似,都是儿子继承皇位以后,追封其父为皇帝,所以朱标被其子朱允炆即建文帝追为孝康皇帝,庙号兴宗。不过有所不同的是,一是建文帝继位时东陵已经成型,且是附葬在孝陵旁,难以大规模改制,而嘉靖帝继位时其父刚去世不久,显陵还可以继续扩建;二是建文帝继位四年就遭藩王叛乱,不久下落不明,而嘉靖帝在位四十多年,始终掌握着政权。

  朱元璋建立明朝时,设立的都城是南京,但是,明朝历史有两次地方藩王即皇帝位的情况,一次是燕王朱棣以靖难之役夺了建文帝朱允炆的帝位,由于朱棣的封地在北京,所以朱棣即位后,逐渐把北京作为正式都城,而南京逐渐沦为陪都。

  另一次就是明朝第十位皇帝明武宗朱厚照31岁去世时没有儿子,也没有存活在世的亲兄弟,于是在临死前与大臣选定自己的堂弟朱厚熜为下一任皇帝,朱厚熜当时是被封在湖北钟祥的兴献王朱祐杬的儿子,朱祐杬是明武宗的朱厚照的堂叔,是明武宗父亲明孝宗朱祐樘的同母亲弟弟,最终,朱厚熜以藩王身份进京城为明朝第十一位皇帝,也就是明世宗。

  朱厚熜的父亲朱祐杬是第一任兴献王,他在北京出生,成年后被封到湖北钟祥,也是第三个被封到湖北钟祥的明朝藩王,在他前面还有两位藩王,一个是朱元璋的第23个儿子郢王朱栋,另一个是明仁宗朱高炽的第9个儿子梁王朱瞻垍。

  朱祐杬有两个儿子四个女儿,长子早亡,朱厚熜是次子,朱厚熜12岁周岁的时候,朱祐杬因病去世,于是朱厚熜继承了父亲的兴王爵位,接管了兴王府,并且为父亲守孝三年,而朱祐杬刚以藩王的礼节安葬在湖北钟祥东北方向的一片松树林中,这就是兴献王墓,是朱厚熜父母亲的合葬陵墓,也就是后来的明显陵,钟祥市唯一的明皇陵。

  当时那里还不叫钟祥,叫安陆府,朱祐杬去世几年后,明武宗朱厚照也因病去世,然后就是新一任兴王朱厚熜被一批北京来的代表团迎到北京当皇帝,朱厚熜之所以能被立为皇帝,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朱厚照没有亲兄弟,朱厚熜是离朱厚照关系最接近的堂兄弟,两人血缘关系算是最近,两人的父亲是同父同母的兄弟。

  二是朱厚熜年龄小,看上去也不强势,大臣们选皇帝一般喜欢选弱一点的,毕竟作为臣子都不喜欢一个强势的皇帝。

  当时朱厚熜才15岁,一个未成年人,朝中大臣以为比较好控制,可以按大臣的意思来行事,但是朝廷的大臣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很快与15岁的年轻皇帝发生了冲突,第一个冲突就是:朱厚熜进北京城从哪个门进?住在哪里?

  明武宗时期的首辅廷和安排朱厚熜从东华门进,入住文华殿,东华门是紫禁城的东门,文华殿是太子居住的地方,这等于是把朱厚熜当成朱厚照的太子来对待,但是,朱厚熜可是朱厚照的堂弟,怎么能住在太子府呢?所以朱厚熜不同意,不仅不同意,而且态度非常强硬,拒绝从东华门进,朝廷大臣和朱厚熜双方互不相让,就僵持在那里。

  最后还是皇太后居中调停,让朝廷大臣让了一步,在郊外让朝臣劝进,然后从大明门进入,再在奉天殿即皇帝位,大明门就是皇宫的正门,奉天殿就是皇宫的正殿,是皇帝登基的场所,这个结果等是15岁的朱厚熜取得了胜利,也让朝臣第一次领教了年轻皇帝的厉害,绝不是一个容易受到控制的皇帝,年纪轻轻就如此强硬,但这个时候已经没后悔药,皇帝已经即位了。

  朱厚熜即位后不久就改元嘉靖,朱厚熜就是嘉靖帝,然后嘉靖帝与朝臣又暴发了第二次冲突,内容就是:尊谁为嘉靖帝宗法意义上的父亲?

  古人讲的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儿子作为延续香火的传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明武宗朱厚照就没有儿子,而朱厚熜继承的是朱厚照的皇帝位,所以朝臣要求朱厚熜尊朱厚照为宗法意义上的父亲,虽然实际上他俩是堂兄弟,但在法律上朝臣认为应该是父子,以延续朱厚照的香火,但是嘉靖帝朱厚熜不同意。

  嘉靖帝与朝臣就此事争议了三年半时间,最终还是嘉靖帝一意孤身并取得了胜利,想想看,一大群上了年纪的大臣们和一个十七八岁年轻皇帝之间的争议,是怎样一种情景,但是最终嘉靖帝还是赢了,他不管朝臣如何反对,还是尊自己的父亲朱祐杬为献皇帝、生母为兴国皇太后,不仅只认自己的亲生父母亲,而且把自己亲生父母亲追封为皇帝和皇太后,只尊明武宗朱厚照为皇伯考,所谓的伯考就是伯父的意思。

  朱祐杬原本是个藩王,现在因为他儿子当了皇帝,所以被改封为献皇帝,所以原本安葬在湖北钟祥的兴献王幕也升级为显陵,要知道当时只有皇帝的幕才能叫陵,你藩王的墓不能叫陵,只能叫墓,所以湖北省钟祥市就多了唯一一座明朝皇陵,这座皇陵就是朱祐杬的陵墓,由王爷墓升级为皇陵的。

  朱厚熜是明朝一个非常特殊的皇帝,他出生在今天的湖北省钟祥市,然后从钟祥又被迎立到北京当皇帝,他在钟祥生活了15年,所以钟祥是他的故乡,他当皇帝没多久,就把安陆府改为承天府,作为明朝三大直辖府之一,相当今天的直辖市,钟祥所在的承天府与南京所在的应天府和北京所在的顺天府一起并称为明朝三大府,地位非常崇高,要知道明朝自明世宗朱厚熜以来,后面所有的皇帝都出自朱厚熜的子孙,他们要寻祖籍地就要到承天府,所以承天府在当时的地位很高。

  除此之外,嘉靖帝还把承天府的治所所在地命名为钟祥,这两个字的含义是“风水宝地、祥瑞所钟”,钟祥这个名字就从嘉靖朝一直沿用到现在。而朱祐杬的显陵则成为华中六省唯一的明代皇陵,实际上,钟祥除了有显陵之外,还有郢王朱栋墓和梁王朱瞻垍墓,所以湖北省钟祥市有很深厚的明朝文化,也出土了很多明朝时期的文物。

  如今的钟祥市只是个县级市,隶属于湖北省荆门市这个地级市,位于湖北省的正中间位置,在襄阳以南,荆州以北,宜昌以东,武汉以西的位置,而显陵则位于钟祥市东北五公里的纯德山上,显陵占地面积有2746亩,整个陵园外城周长为3600米,是明朝所有单一皇陵中面积最大的一座。

  成化十二年(1476年)七月初二,明宪宗的皇四子出生于京师皇宫,其生母为邵氏,时为宪宗才人(后宫低级嫔妃)。对皇四子的出生,宪宗非常高兴,这标志着他的皇子数量又有增加,一度有不稳倾向的帝统传承,终于可以再加上一道保险了。

  之前很多年,明宪宗被宠爱的贵妃万氏所蛊惑,久久不能接触其他后妃宫女,导致皇家子嗣单薄;而万贵妃所生的皇长子、以及贤妃柏氏所生的次子朱祐极,都在幼年时夭折了。另外,宫女纪氏所生的皇三子,因为害怕被万贵妃迫害,自出生后就被藏在深宫中,宪宗不得知(关于此事,史书上有不同记载,在我的文章——《亦非阴鸷之谋、徒以恃宠溺爱——万贵妃和孝穆纪太后的那段史实》中,已经做了详细的论述;为了不致使意见分歧,导致和本文无关的争论产生,这里还是采用皇三子被纪氏保护藏身、宪宗不得而知的说法)。

  成化十一年(1475年)四月,因为机缘巧合,皇三子的身份被公开,明宪宗赐其名为“朱祐樘”;十一月,皇三子被正式立为皇太子(因为此时宪宗的皇子中,只有皇三子独存)。

  万贵妃在皇三子被公开身份后,气恼非常,同时也无可奈何,于是破罐子破摔,从此不再干涉宪宗接触其他嫔妃、宫女;因此,成化八年(1472年)入宫的才人邵氏,得以入殿侍奉宪宗,并因端庄秀气的容貌、和知书达理、温婉柔顺的性格,很快获得宪宗的特别关爱,接连受到宠幸。

  成化十二年(1476年)七月,邵氏诞育了宪宗的皇四子,再获皇嗣的宪宗喜出望外,赐皇四子名为“朱祐杬”,并晋封邵氏为“宸妃”。之后,邵氏再接再厉,又为宪宗诞育了皇五子朱祐棆、皇八子朱祐枟,并因此进封为贵妃。

  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因为万皇贵妃(为了补偿万氏的失落心情,宪宗晋封其为皇贵妃)的挑唆,宪宗一度有改立储君的念头,想要以皇四子朱祐杬代替皇太子朱祐樘。幸好,前有司礼监太监怀恩据理力争,后有泰山突然地震,再加上钦天监官员奏称地震是应“国本不稳”之象,东宫不可轻动,宪宗这才打消了易储的主意。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正月,万皇贵妃因年老体衰而薨逝,宪宗由此心情沮丧、情绪萎靡、身体状况也逐渐变得衰弱。自知命不久矣的宪宗为了了结心愿、加恩诸子,于是在四月间为皇太子举行大婚,册立张氏为太子妃。又在七月的时候建藩,册立皇四子朱祐杬为兴王,皇五子朱祐棆为岐王,皇六子朱祐槟为益王,皇七子朱祐楎为衡王,皇八子朱祐枟为雍王(其余在世皇子因为年纪小、暂时未封王)。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八月,明成化帝宪宗驾崩,年四十一岁。少年坎坷的皇太子朱祐樘历尽艰辛,终于得以继位登基,即明孝宗弘治帝。

  孝宗继位之后,并没有因为当年的“易储”之事而报复、怠慢曾经威胁过自己储位的四弟兴王朱祐杬,而是妥善照顾,关爱有加。弘治五年(1492年),在孝宗的主持下,十七岁的兴王举行了大婚,迎娶中城兵马司指挥蒋敩之女蒋氏为兴王正妃。

  当初在弘治四年(1491年)的时候,孝宗就曾经选定卫辉府(河南卫辉)为兴王藩封,但兴王奏报皇兄,说卫辉府“土瘠而民贫,且河水为患”,又需要新建王府,耗费巨大;而“郢、梁二王有故邸、田庄在湖广安陆州”,不需要大兴土木,可以改建郢靖王(太祖之子朱栋)、梁庄王(仁宗之子朱瞻垍)的旧王府,作为自己的王府,也算为朝廷节约开支。

  对于弟弟的这个请求,孝宗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因此便改湖广安陆州为兴王封国,然后派官员先期前往,修整已经空置了很久的原郢王、梁王府(郢王、梁王先后就藩安陆,都因无子而除国,王府因此空置下来)。

  弘治七年(1494年),兴王已满十九岁,安陆的王府也修建完毕,于是孝宗开始为弟弟准备就藩之事;九月初八,在皇兄的安排下,兴王前往昌平天寿山,祭拜并辞别列祖列宗;九月十八,兴王在最后一次入宫、叩拜辞别皇兄后,携家眷、护卫、侍从等,正式前往湖广安陆州藩地“之国”。

  经过半年的长途跋涉,兴王一行人于弘治八年(1495年)二月十六抵达安陆州,入住早就修造好了的“兴王府”;从此,兴王朱祐杬就在安陆长居下来,再也没有离开这个当时还是偏僻乡下的小地方。

  兴王就藩之后,谨慎严格要求自己,不大肆花费钱粮,也不随意广建游乐之所,而且勤于抚牧地方(但不干涉政务),多次出私帑增修安陆的城池,赈济灾民、推行教化,此外就是潜心读书,没有其他不良行为。

  和其他藩王们多贪鄙暴虐、庸碌颟顸的行为相比,兴王的所作所为绝对称得上“贤德、温良”,因此,孝宗多次下诏,嘉奖这个低调、仁厚的弟弟。

  弘治十三年(1500年)六月十二,兴王的长子出生,为兴王妃蒋氏所出;可惜这个婴儿运数不佳,仅仅只在世上存活了五天就夭折了,后来才追赐名为“朱厚熙”。此后,兴王又三次得到后嗣,不过都是女儿。

  弘治十八年(1505年)五月,兴王的皇兄——明孝宗弘治帝驾崩,皇太子朱厚照继位,改明年为正德元年,即明武宗正德帝。

  得知皇兄驾崩的噩耗后,兴王悲伤不已,在安陆王府举哀致祭,并按制度上表,向嗣皇帝侄子致哀,随即再次上表恭贺新帝登基,尽到了身为臣子的本分。

  正德二年(1507年),兴王在连生三个女儿之后,终于又得到了一个儿子——当年八月初十,兴王妃蒋氏诞育了兴王次子、且健康平安;兴王为此兴奋不已,在次子满百日后,便上报给礼部(转递于皇帝御前),为儿子请名;次年二月,在一年一度例行的“宗室赐名”典仪上,正德帝为这个小堂弟赐名为“朱厚熜”。

  对于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独子,兴王异常钟爱,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亲自教导他学习诗文、《祖训》等,稍大后,又手把手的指导儿子研习儒家经典、古籍经义,还谆谆教导、让儿子明白修身齐家的道理。平日里王府祭祀、朔望大典、内外接待礼仪,朱厚熜都在父亲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地慢慢熟悉、参与。

  因此,朱厚熜从幼年时起,就在父亲的指引下,掌握了诸多为人处世的大义,以及各种皇家礼仪制度的规制,有着远超同龄人的老成和缜密。这些少年时的经历和学习,将在日后对他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同时,对父亲的关爱呵护、以及悉心教诲,少年朱厚熜永远铭记在心,时刻不敢忘,父子之间的感情深厚而温暖。许久之后,朱厚熜命运因事而改变、登上了天下至尊的位置,在面对朝臣们的挑战时,即使他势单力薄、年少无助,也绝不示弱,一定要维护父母的宗法地位,丝毫不肯退步。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和父亲的感情,确实是情深意厚,无可割舍。

  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十七,兴王朱祐杬薨逝于安陆州的王府中,年四十四岁。武宗闻叔父的讣告后,辍朝三日以表哀悼。十月,武宗赐兴王谥册、圹志,并派遣勋臣为使,至安陆州吊唁并监督安葬事宜,为兴王在安陆州松林山选定吉地,建造墓园。

  正德十五年(1520年)春天,朝廷为薨逝的兴王拟定了谥号“献”,并报武宗御览批准,转发安陆兴王府。因此,已经去世近一年的兴王身后谥号被定为“兴献王”;此时,王墓已经落成,兴献王因此正式下葬于松林山墓园中。

  兴献王薨逝前,她的独子朱厚熜已经拥有了兴世子的身份;在父亲去世后,虚岁十四、实际才十二岁的兴世子在兴藩属官的协助下,在为父亲服丧的同时,开始独立管理偌大的王府,待孝期满后(名义上是三年,实际为二十七个月),再行文上报礼部,正式袭兴王王爵。

  按照正常的仪制流程,兴世子应该在正德十六年(1521年)九月向朝廷请封(二十七个月孝期已满),然后正式袭爵兴王。但天意难料,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就在朱厚熜的孝期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候,他的堂兄、明武宗正德帝因病在京师驾崩(武宗驾崩之事很是诡异,因为不涉及本文内容,就不再过多细述了)。

  武宗驾崩得很突然,身后也没有留下皇子,更没有(在世的)亲兄弟,因此,大明皇统断绝,皇位空虚,如何延续大统,就成为朝廷首辅杨廷和最为头疼的事情。

  在禀告了皇太后(武宗生母张氏)、以及和其他辅臣们商议后,杨廷和以武宗遗诏的名义,引用《皇明祖训》中的内容——“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以兴献王世子朱厚熜与武宗亲缘最近、世序最前,“伦序当立”,命兴世子其缩短守孝的时间,袭爵兴王,随即派出使臣前往安陆,迎兴王至京师,入继大统。

  为什么武宗有那么多的堂弟、甚至还有几位皇叔在世,但却是兴世子朱厚熜“伦序当立”呢?这是因为:武宗祖父宪宗的诸子中,其长子、次子都早夭,三子是武宗之父孝宗朱祐樘;孝宗驾崩后,武宗以皇太子的身份继承皇位;而宪宗第四子就是兴世子朱厚熜之父、兴献王朱佑杬。

  因此,在孝宗、武宗一系绝嗣后(孝宗养大的皇子只有武宗一人,武宗则无子,因此他驾崩后,孝宗一脉绝嗣),按照《皇明祖训》中的规定,就得从宪宗其他皇子中,挑选和孝宗伦序最近的一支来承袭皇统;而兴献王是宪宗第四子,按照“伦序”原则,自然就得由兴藩来入继大统、承袭帝位了。

  因此,即使当时武宗在世的堂弟有十八人,在世的叔父也有六人,但按照“伦序为先”原则,就得是宪宗第四子、兴献王朱祐杬(已薨逝)的独子、现任兴世子朱厚熜的位次最前,将承袭堂兄武宗正德帝的皇位、入继大统。

  根据这个原则,杨廷和在奏报皇太后同意后,于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十六,以皇太后懿旨的名义,命华盖殿大学士梁储、定国公徐光祚、驸马都尉崔元、礼部尚书毛澄、太监谷大用等,奉武宗皇帝遗诏(杨廷和等内阁辅臣所拟定),启程前往湖广安陆,迎兴世子入京继承大统。

  但杨廷和在草拟武宗遗诏时一时疏忽,没有在遗诏上明明白白地写下“以兴世子入继孝宗为嗣、‘兄终弟及’、承袭皇位”这一款内容,这就为后来的事情埋下了伏笔,新帝和文臣们之间,进行了十多年的礼仪制度争论拉锯战;最终,还是皇权获得了胜利,文官集团被彻底压制,新帝在礼法上大获全胜。

  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二十六,迎驾的使臣抵达安陆,朱厚熜以兴世子的身份接见诸臣,并接受了以武宗名义下达给自己的遗诏;四月初二,兴世子在拜谒了父亲的墓园、并辞别母亲兴王妃蒋氏后,由使团官员扈送,前往京师,准备继承皇统。

  正德十六年(1521年)四月二十二,兴世子经一路跋涉,终于抵达了京师。当时,辅政的文臣们想要兴世子以皇太子的礼仪,从东安门入宫,暂居文华殿,然后择日登基,并以孝宗皇帝为“皇考”。

  兴世子闻讯后勃然大怒,斥责前来报信的使臣们说:“我以遗诏嗣皇帝位,不是来给别人当儿子的!”就这样,还没有正式继位,兴世子就和文臣们因为宗法礼仪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彼此僵持,大明社稷的继承人居然无法顺利登基。

  最后,还是皇太后下懿旨给内阁,让文臣以国事为重,给兴世子上劝进笺表,先把君臣名份定下来再说。在皇太后的调解下,诸臣在京师郊外给兴世子上笺劝进,兴世子也勉强受笺,随即从大明门入皇宫,在奉天殿举行了正式继位的仪式。

  新帝亲自拟定明年年号为“嘉靖”,这就是大明第十一代皇帝——明世宗嘉靖帝。这一年,嘉靖帝十五岁(虚岁,实际上才十三岁)。

  嘉靖帝继位后,文臣们依旧不肯放弃,对皇帝以哪一位尊长为宗法制度上的父亲(即皇考)之事,和年轻的嘉靖帝展开了激烈的交锋,这就是影响大明朝野十多年的“大礼议”事件。文臣们从大明祖制及儒家伦理道德方面出发,坚持要嘉靖帝奉伯父孝宗弘治帝为皇考,以武宗生母、皇太后张氏为母后;而嘉靖帝的生父、兴献王朱佑杬则改称“皇叔考兴献大王”、嘉靖帝生母、兴王妃蒋氏一并改称“皇叔母兴国大妃”。

  文臣们这么做的目的,一是将大明皇统将在宗法上保持在孝宗、武宗一系,而不至于皇统承袭出现转移情况,二是借机压制皇权、扩大文臣集团对朝政的实际控制权,在话语权和道统高度上限制皇帝和皇权的影响力。

  嘉靖帝一生“凉薄”,惟独对亲生父母的感情确实是异常深厚,尊崇礼敬、恪守孝道。因此,当嘉靖帝得知文臣们居然还是要让自己认孝宗皇帝为“皇考”、以皇太后张氏为母后,而亲生父母反倒要改称“叔父、叔母”时,不由得怒火万丈,毫不客气地反驳:“朕父母俱全,何可为他人子焉!”

  正德十六年(1521年)十月,为了反击文臣们的挑衅和冒犯,嘉靖帝毅然下旨,追尊生父兴献王为“兴献帝”,而尚健在的亲祖母、宪宗贵妃邵氏则被尊为“皇太后”(按道理应该是“太皇太后”,不过嘉靖帝表示祖母的位份不敢压过孝宗皇后、此时的正牌皇太后张氏,因此不称太皇太后,只称皇太后)。而尚在世的生母、兴王妃蒋氏,则被嘉靖帝尊为“兴国太后”,没有得到“皇太后”的名号。

  嘉靖帝毕竟是刚刚继位,羽翼未丰,皇权还没稳固,因此不能、不愿马上就和文臣们撕破脸、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尊亲生父母为“兴献帝、兴国太后”的同时,出于平衡、缓和的目的,嘉靖帝在嘉靖元年(1522年)正月再次下达谕旨,称孝宗为“皇考”,尊皇太后张氏为“圣母”,而“兴献帝”、“兴国太后”在平日则称为“皇帝本生父”、“皇帝本生母”。

  从嘉靖元年(1522年)至嘉靖三年(1524年),年轻的嘉靖帝暂时收拢了心中的怒气,表面上向文臣们退了一步,在公开的皇家仪式、祭祀中,称孝宗皇帝为“皇考”、尊皇太后张氏为“圣母昭圣慈寿皇太后”,使得君臣矛盾暂时得以平息。

  而嘉靖帝在此期间,不断地收拢皇权、安插潜邸的亲信和其他忠于皇室的臣子进入权力中枢,掌握朝堂控制权,以备将来的再度交锋。

  但嘉靖帝在暂时稳住文臣们的同时,也没有放弃自己尊崇亲生父母的行动,“兴献帝”在此期间被上追尊号为“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兴献后”蒋氏则进一步加尊为“皇帝本生母章圣皇太后”,从单纯的“帝、后”晋升为更具正统地位的“皇帝、皇后”。

  另外,嘉靖帝还在亲祖母(兴献王朱佑杬生母、明宪宗邵贵妃)即将薨逝前,将她的名号由“皇太后”升为“寿安太皇太后”,正式超越了“圣母”慈寿皇太后张氏(寿安太皇太后不久后即驾薨)。

  在嘉靖帝不断地尊崇亲生父母名号、并追加亲祖母尊号之时,文臣们也在行动,不厌其烦地以《皇明祖训》、儒家宗法、孝道礼制等来规劝、进谏皇帝,意图在道统和礼法上迫使皇帝放弃尊崇亲生父母的想法,老老实实地回归到儒家制度的约束下来。

  但嘉靖帝此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孤身一人从安陆到京师来继位的年轻王世子了,三年的帝王生涯,让他本来就异常成熟头脑更加老练,帝王手段娴熟无比、甚至有狠戾的迹象,朝堂大权也几乎操控于手中,再也不会轻易对文臣们的要挟低头,而是将反过来压制文臣集团了。

  嘉靖三年(1524年)正月,首辅杨廷和因为与皇帝进行了三年的“礼议之争”,实在是心力交瘁、力不从心;在极度的内疚和惭愧下(没有维护好儒家道统、以及没有教导好皇帝),心灰意冷的杨廷和向嘉靖帝提出了致仕的请求。

  对于这个当年力主迎立自己为帝、后来又多次反对自己尊崇亲生父母的老臣,嘉靖帝内心的情绪很是复杂,不知道是该感激他、还是该恨他。最终,嘉靖帝对杨廷和的致仕没有做过多挽留,很是爽快地批准了他的请求,然后赐“表彰功勋”的诏书给杨廷和,并让朝廷提供车马、护卫、物资,将杨廷和安全地送回了故乡四川,还赐予杨廷和“荫一子为锦衣卫指挥使”的待遇。

  杨廷和的无奈致仕,标志着“大礼议”事件中,嘉靖帝开始取得优势,并且即将展开对文官集团的反攻;而杨廷和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文官可以让嘉靖帝有所忌惮、退让,他在仪制上尊崇自己的亲生父母、抬高父母的地位,已经不再面对强大的道德、宗法压力了。

  在之前的嘉靖二年(1523年)四月,兴献王(兴献帝)墓园就已经将原有的黑琉璃瓦更换为黄琉璃瓦(皇帝规制),还增添了神路桥等建筑。而杨廷和致仕后,嘉靖帝于嘉靖三年(1524年)三月再次提升生父的墓园规格,正式改“兴献王墓园”为“显陵”,以符合生父“恭穆献皇帝”的身份。

  七月,嘉靖帝趁热打铁、再度出击,利用准备当年冬至祭祀典仪的机会,先为“恭穆献皇帝”、“章圣皇太后”预备好致祭的册文(按大明祭祀礼仪的规定,正统的皇帝、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才能在祭祀大典中奉上册文;在世的皇帝、皇后、皇太后也可以有)。

  “恭穆献皇帝”、“章圣皇太后”只是嘉靖帝的“本生父母”,按礼制是不能拥有祭祀册文的,使得文官集团为此事跳出来反对,在左顺门外闹事;嘉靖帝则痛下狠手,以“要挟君上、无人臣礼、大不敬”的理由,将闹事的官员全部抓捕,随即部分官员被贬斥、勒令致仕,部分官员先施以廷杖,然后革职、充军(其中就有闹事为首者、杨廷和之子杨慎)。

  经过这件事情后,文官集团的气焰被彻底压制,话语权和道统大义都被嘉靖帝牢牢控制在手中。

  而接下来的冬至大祭礼中,嘉靖帝直接给生父去掉了尊号上前缀的“本生”二字,尊称为“皇考恭穆献皇帝”,生母蒋氏则加尊号“章圣慈仁皇太后”,刚刚薨逝的亲祖母太皇太后邵氏追谥为“孝惠康肃温仁懿顺协天祐圣皇后”,和祖父宪宗皇帝合葬茂陵。

  至此,在皇室仪制和儒家宗法制度上,嘉靖帝的生父、生母、亲祖母,都得到了正统的皇帝、皇后的尊号,以及身后的相应待遇。

  而对于称呼了三年“皇考”的伯父孝宗皇帝,嘉靖帝在冬至大祭仪式上正式改称为“皇伯考”,皇太后张氏则改称“皇伯母昭圣慈寿皇太后”。从正德十六年(1521年)四月开始,历时三年之久的“大礼议”事件,终于以掌握了皇权的嘉靖帝的大获全胜、文官集团们一败涂地而告终、

  在为亲生父母争取到了正统“皇帝、皇太后”的尊号后,嘉靖帝还不满足,决心更进一步,为父亲加尊庙号,将来供奉神主于太庙,和历代先帝们一起接受后世子孙的祭祀。

  为了符合仪制、嘉靖帝命工部重新建造显陵的地宫(之前的地宫是王陵建制);嘉靖四年(1525年),显陵新的玄宫及宝城落成,并增添一座高大的平台(瑶台),将宝城与之前的旧兴献王墓园宝城连接起来;因此,显陵是唯一一具有两座宝城的明代皇陵。

  嘉靖六年(1527年)十二月,嘉靖帝再命将显陵的规制全部按照天寿山皇陵之制重新修葺,宝城、宝顶、享殿都再次按帝陵制度增加建筑,加建方城明楼和睿功圣德碑楼、大红门;显陵神路两侧则新建瞭望柱和十二对石像生。

  嘉靖十年(1531年),显陵地面建筑改建工程基本完工,嘉靖帝赐封陵区的松林山名为“纯德山”,并立碑建亭作为纪念。

  嘉靖十七年(1538年)九月,嘉靖帝生母“章圣慈仁皇太后”蒋氏病重,嘉靖帝为母亲身后荣耀之事,为生父追加谥号为“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简敬文献皇帝”,上庙号“睿宗”,以便母亲薨逝后,可以“祔睿宗谥”,入太庙祭祀。

  十二月,章圣慈仁皇太后薨逝,嘉靖帝为母亲上谥号“慈孝贞顺仁敬诚安天诞圣献皇后”,并亲赴昌平天寿山皇陵区,为母亲卜选吉壤,最后在成祖长陵西南方向的大峪山下选好了吉地,准备将母亲安葬于此。

  当时,嘉靖帝还动了“迁显陵”的心思,准备将承天府(嘉靖帝登基后,升安陆州为承天府)新修造好不久的显陵废弃,而“迎皇考梓宫迁于天寿山”。为了准备迁陵,嘉靖帝还命勋臣武定侯郭勋、文臣工部尚书蒋瑶等督工建造天寿山的新陵,以备将来父母合葬于此。

  嘉靖十八年(1539年)三月,嘉靖帝在南巡湖广承天府潜邸、并祭拜了显陵之后返京;四月,嘉靖帝亲自前往昌平天寿山,视察大峪山下为母亲修造的陵寝。在和承天府显陵的风水、地势、环境进行仔细比较后,嘉靖帝认为天寿山陵寝“峪地空凄,岂如纯德山完美”,也就是否定了在天寿山给母亲修造陵寝、然后迁父亲梓宫北上合葬的决定。

  于是,嘉靖帝当即放弃了天寿山陵区内已经修造了一半的母亲陵寝,而下诏“奉慈驾南袝”。嘉靖十八年(1539年)五月,勋臣京山侯崔元奉嘉靖帝谕旨,护送慈孝献皇后的梓宫南下,七月,献皇后梓宫抵达承天府,同睿宗献皇帝合葬在显陵的新玄宫之内。

  此后,显陵历经多次加修,增添了祾恩殿、二红门、左右角门、便路、御桥、外围墙等建筑,嘉靖帝还改荆州左卫为显陵卫,负责显陵的保卫、维护之责。一直到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九月,显陵的扩建工程才全部完工,这也是大明王朝在南方所建造的最后一座皇陵。

  位于湖北钟祥的明皇陵叫做显陵,是由藩王墓升级而来的,具体缘由跟嘉靖皇帝有关。

  公元1487年,明宪宗朱见深封其第四子朱佑杬为兴王,封地就在湖北钟祥。正德1519年7月,朱佑杬病亡于钟祥,明武宗赐谥“献”,称兴献王,葬于他的封地钟祥市。>

  公元1521年,年仅30岁的明武宗朱厚照驾崩,没有儿子,其父明孝宗朱祐樘也无其他儿子,便在皇室之中选择了朱佑杬的儿子朱厚熜(明宪宗的孙子,明孝宗的侄子,明武宗的堂弟)继承皇位,也就是嘉靖皇帝。

  按照规矩藩王之子继位应当改认大一辈的皇帝为父亲,嘉靖帝即位后,以内阁首辅杨廷和为首的大臣就让他改认明孝宗为父亲,但嘉靖帝不愿遵从祖制,还以明孝宗的侄儿自居,而且进一步把他去世的父亲升了一格,直接从王爷升为皇帝,朝臣们不同意,于是展开了旷日持久的争论,这就是著名的“大礼仪”之争,最后以嘉靖的胜出而告终,最终嘉靖不仅没有改认父亲,而且把他父亲追封为“兴献皇帝”。

  “大礼仪”之争尘埃落定之后,原有的亲王墓也相应按帝陵规制升级改建。嘉靖三年(1524年),兴献王墓正式更名为显陵,其主人就是没有当过皇帝的兴献王朱佑杬(后改叫兴献皇帝),嘉靖皇帝的亲生父亲。

  对于很多湖北钟祥人来说,应该对此地的明皇陵都有所耳闻,但真正知道其中内情的人却是很少,虽然很多人也都知道钟祥有一座明皇陵,几人知道里面埋葬的到底是明朝哪一位皇帝呢?

  大明王朝的都城,分为南京和北京,这两座城市都做过大明王朝的都城,湖北钟祥明显不属于这两个地方中的任何一个,但钟祥却奇迹般的也拥有一所皇陵。>

  对于这座皇陵,最让人好奇的莫过于其中的墓主,这座皇陵较之许多陵墓显得大不相同,因为这座陵墓竟然是一所罕见的一墓双冢。而这座陵墓,也并非一开始就是帝陵,而是由一座王陵改造而成。

  其实这所陵墓之所以由王陵被改为皇陵,朱祐杬还需要感激自己的儿子,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

  公元1521年,三十一岁的朱厚照忽然驾崩,皇帝驾崩虽是一件轰动全国的大事,但也是比较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是放到朱厚照身上就不同了,因为,他没有子嗣!

  没有子嗣的朱厚照继承人,只能从皇室宗亲的近支中选择,皇四子朱祐杬一早就受封为兴献王,但是朱祐杬却是在朱厚照去世的两年前也去世了,这时候,朱祐杬的嫡子朱厚熜就成为了继任的最好人选。

  本来像朱厚熜这样的,一般都应该先过继给朱厚照,最后再以朱厚照的子嗣身份继承皇位,但是朱厚熜却是坚持要以朱祐杬儿子的身份继承皇位,也算侥幸,他继位的时候,周围并没有太多的威胁,所以在他自己的坚持下,朱厚熜还是以朱祐杬儿子的身份继承了皇位。>

  其实这样子新晋的皇帝这一座在明朝也并不是唯一的,建文帝朱允炆登基的时候,也曾经干过这种事,只不过当时并没有扩建朱标的陵墓,再者建文帝登基的时候也并非是过继过去的,从结果来看,两者是一样的。>

  简单点说就是,当时皇帝无子死后只有从近支中选一个继承皇位,这个馅饼掉到了封在今湖北钟祥的藩王兴王的儿子头上,即为嘉靖。嘉靖即位排除阻力追封自己的父母为皇帝皇后,可以说是儿子让老子当了皇帝,后来按皇帝规制翻建陵寝,是为显陵。所以湖北就有了这座皇陵。

  我是荆门籍,这个问题刚好可以聊聊,荆门没什么历史古籍,虽然有很多楚墓,但都在地下不能挖,紧挨着荆州有很多英雄事迹,但只有个地名,所以一般有朋友到荆门来做客,想看点历史的东西,唯一的去处就是荆门钟祥的明显陵。

  先说墓主人,明显陵是一座皇陵,他是明宪宗朱见深第4子朱祐杬的墓地,朱祐杬生前只是兴献王,封地在湖北安陆,今天的荆门钟祥,按根儿讲这里原本只是座王墓,但朱祐杬有个好儿子朱厚熜,后来入了北京当了皇帝,就是著名的嘉靖皇帝,所以嘉靖帝给自己父亲重修墓地,并经过自己一番运作,成功地把父亲从王升为帝,于是兴献王墓变成了帝陵,取名“明显陵”。

  明朝皇帝没几个好东西,有个明武宗喜欢打仗玩,玩着玩着忘了传宗接代,死了无子,又没兄弟,按老朱家的嫡传宗法制,在钟祥打鸟玩的14岁少年朱厚熜成了储君,后来的明世宗,一般用年号称他为嘉靖皇帝,这皇帝出了名的混蛋,青诗炼丹不理朝政,任用奸臣严嵩等,但他在宗法上门儿清,非要把自己死去的父亲尊为皇帝,不肯妥协,爆发了“大礼仪事件”。

  嘉靖皇帝因为是继承堂兄明武宗的皇位,按礼法必须尊明武宗的父亲明孝宗为父亲,这样在法统上属于父传子才说得通,但嘉靖帝性格犯毛,他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兴献王,拒绝认别人为父,要么把自己死去的父亲追尊为皇帝,那皇帝传皇帝没错,要么我就回钟祥还是当我的兴献王,这皇帝谁爱当谁当。

  这事就把朝廷搞尴尬了,嘉靖这孩子和当时的内阁等朝廷大员来来搞了几年,古代肯定皇权最大,最后嘉靖帝血刃收场,嘉靖的父母被追尊为皇帝和皇后,明史里看到个叫明睿宗的,就是这位一天皇帝没当过的嘉靖父亲兴献王,他的王墓也被扩建改造为了皇帝陵规格,搞笑的是,嘉靖帝为了恶心朝中腐臣,给父亲重修陵墓,硬是修了40多年,动不动拿到朝堂上讨论显陵加点啥改点啥,直到嘉靖死前才算完工。

  这座明显陵,除了里面躺的人没当过一天皇帝,其它的跟皇帝一样,明末李自成造反时毁了一部分,后来有重修,石刻基本保留,琉璃影壁是个老物件,宝顶较好,未被盗,2000年列入世界遗产,钟祥还有兴王府可参观,可一道看看,再下个馆子,点盘卷,当年嘉靖御用菜品,也叫盘龙菜,一趟不虚此行。

  里面葬着明代兴献王朱祐杬,至于为啥王爷享受了皇陵待遇,主要是因为兴献王的儿子做了皇帝,就是大家熟悉的道君皇帝嘉靖帝。所以他被追尊为皇帝,自然就享受了皇陵待遇咯。

  模范好丈夫明孝宗因为实行了一夫一妻制,所以只有两个儿子,偏偏还有一个儿子出生没几天就早夭了,只有一个儿子活下来,也就是说他只有一个独生子。

  明孝宗驾崩后独生子朱厚照继位,就是有名的贪玩皇帝明武宗正德帝。正德帝是一个特别喜欢玩乐的青年,就是登上帝位贵为天子以后也是本性不改,和清朝乾隆帝一样爱下江南。(来自今日头条宋安之首发)有次下江南回来玩水结果掉下去了,就因此染病了,最后年纪轻轻没有留下子嗣就病死了。

  正德帝死后没有子嗣,父死子继是不行了,只能兄终弟及了。就从近支血脉里面寻找继承人了。挑来挑去兴献王这一脉就选中了,他的长子也是早夭,次子朱厚熜倒是活的好好的。身为正德帝堂弟朱厚熜就被立为嘉靖帝。

  嘉靖帝的继位属于小宗入大宗,按理说父亲不应该被追尊为皇帝,而当时的辅政大臣杨廷和等人主张按照礼制将嘉靖帝过继到大伯明孝宗一脉,使明孝宗在宗法上没有绝后。嘉靖帝的生父就成为伯父了。

  当时年仅十五岁的嘉靖帝不干了,死活不愿意。与朝臣开始了长达三年半的大礼议之争,最后硬是追尊生父兴献王为帝,改称大伯明孝宗皇帝为“皇伯考”。

  嘉靖帝追尊父亲为帝并不满意,到了嘉靖十七年随着嘉靖帝的权力稳固,父亲兴献帝被追尊为“睿宗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简敬文献皇帝”,追尊庙号为“睿宗”。(来自今日头条宋安之首发)改兴献王墓为显陵,原有的兴献王墓按皇陵规制升级改建,这就是明显陵的由来。

  嘉靖帝这一生也是个传奇运气好到爆,本来身为次子别说帝位了,就是王位都没有他的份,也就是一个郡王。没想到的是他的哥哥早夭,亲王爵位就是他的了,更万万没想到的是武宗正德帝死后无后,这个血缘最近的堂弟就成为新的皇帝了。继位后更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朝臣追尊父亲为皇帝,升级王墓为皇陵,为今天的湖北钟祥留下一个著名旅游景点,又有运气又厉害,真是让人不服不行啊!

  成化年间朱祐杬受封为兴王,弘治七年,到封地湖广安陆州就藩,也就是现在的钟祥市,朱祐杬爱好诗歌和书法,不喜纵情享乐,热衷于艺术和文学,有代表作《恩纪诗》,虽没什么大的作为,倒也是个规规矩矩的藩王。正德年间朱祐杬薨逝,享年43岁,正德帝赐谥“献”,即”兴献王“,以亲王规制葬于钟祥市松林山。

  原来弘治帝的独子正德帝死后无子,按照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规矩,要从正德帝的堂兄弟当中选取一个最年长的做嗣君,弘治帝在兄弟中排名第三,两位兄长早夭,排名第四的就是兴献王,时任第二代兴王的朱厚熜成为了不二人选,被迎往北京入继大统,就是顶顶大名的嘉靖皇帝。刚刚继位的嘉靖帝,虽然年仅15岁但是很有主见,想要追尊生父朱祐杬为皇帝,自立统嗣体系,朝臣们以不合祖宗规制反对,坚持要嘉靖帝承嗣弘治帝的大统。一时僵持不下,年轻的嘉靖帝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文官系统,掀起了长达三年半的大礼议之争,不顾朝臣的反对,追尊生父朱祐杬为兴献帝,后又加封为献皇帝、生母为兴国皇太后,改称弘治帝为“皇伯考”。嘉靖十七年兴献帝被追尊为“睿宗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简敬文献皇帝”,庙号睿宗,并将兴献帝的牌位升袝太庙,排序在正德帝之上,原有的兴献王墓也相应按帝陵规制升级改建,改松林山为纯德山,称为显陵。

  历经三年半的大礼议,最后以君权的高压结束,之后羽翼丰满的嘉靖帝,变得独断独行。大礼议加强了皇权专制,促成了嘉靖帝刚愎自用的政治作风,从此再也没有官员敢非议皇帝的意见。从毫无根基的藩王到雷霆万钧的皇帝,嘉靖帝的转型非常成功。

  显陵是中南六省唯一的一座明代帝陵,占地面积大,是明代帝陵中单体面积最大的皇陵,其规划布局和建筑手法独特,为历代帝王陵墓中绝无仅有,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国家旅游局批准的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参观一下。

  这地方原来是“王爷坟”,为了把它升格为“皇帝陵”,大明朝付出了16条生命的代价;为了让它长得更像帝陵,前后又花了40年扩建,所以这是一座用血泪堆砌的记忆。

  这座占地183公顷的皇陵叫“显陵”,躺在里面的主人叫朱佑杬,是明宪宗朱见深的第四子,明孝宗朱祐樘的异母弟弟。

  朱佑杬生育能力不强,只有两个儿子,长子还早夭了,仅剩下一个儿子朱厚熜。朱厚熜出生时朱佑杬已经31岁“高龄”了,所以对这个儿子宝贝得不得了。

  朱厚熜生来天资聪慧,学习能力超强,这让朱佑杬喜出望外。于是朱佑杬拿出毕生所学,亲自教授儿子读书。可惜,爷俩灯下夜读的温馨并没有维持多久,正德十四年,年仅43岁的朱佑杬去世了,阿熜时年才12岁。

  时任皇帝明武宗朱厚照下旨,给叔叔朱佑杬加谥号“献”,赐兴献王以亲王规制葬于钟祥市东北的松林山,并批准堂弟朱厚熜承袭兴王之位。

  又过了两年,30岁的朱厚照把自己玩脱了,临走前连个摔盆子的人都没有,龙椅没人坐了。

  阿照弥留之际,首辅大臣杨廷和以皇帝的名义,给朱厚熜发了一道圣旨,令他缩短守孝期。这个信号很明确,阿熜已经是皇储的候选人。

  按照古代继承法统,假如皇帝绝嗣,就应该从血缘关系最近的庶支中挑选一人,过继给大行皇帝为子,以符合“父死子继”的继承原则。可是阿熜是阿照的堂弟,明显违法了,杨廷和为何要这么做呢?

  原来杨廷和手上有朱元璋的圣旨《皇明祖训》,朱元璋为了防止出现幼帝坐国,导致皇权旁落的情况,规定皇帝绝嗣的情况下实行“兄终弟及”的政策。

  事实上,即便没有《皇明祖训》,杨廷和恐怕也很难给阿照过继一个儿子。在明宪宗的曾孙子辈中,年龄最大的朱载圭,要在七年后才出生。因此“父死子继”就是个死结,只能“兄终弟及”。

  不过,杨廷和要是预知接下来发生的事,估计他宁可违背礼法,也要坚决把阿熜这个小崽子一脚踢开。

  朱厚熜人还没进紫禁城,就给杨廷和出了一个难题:要想让我进紫禁城,必须走大明门,想让我走东华门,对不起,爷回钟祥继续当王爷!

  原来紫禁城的门有高低贵贱,大明门是皇帝走的,东华门是皇太子走的。杨廷和的意思是:小阿熜你是孝宗的儿子,武宗的弟弟,即将即位的皇太子。阿熜的意思是:俺是皇帝,俺不是皇太子。

  明白没?双方有个分歧,即阿熜到底是以什么身份即皇帝位。杨廷和说,按祖宗家法,你现在是朱祐樘的儿子,你生父朱佑杬现在是你叔叔了。阿熜说,凭啥啊,说好的我是来做皇帝的,不是来当太子的,我就是朱佑杬的儿子。

  除此而外,对杨廷和来说可能还有另外一个意义:阿熜啊,你记着你是我立的,乖哟。小朱同学一拧脖子:俺是从俺爹那里继承的皇位,跟你没一毛钱关系,滚!

  这就是他们在称呼上较劲的两个原因,这个14岁少年的天资惊人不?胆气吓人不?

  接班人都已经到紫禁城外,杨廷和又不能退货,只好被逼退让,同意朱厚熜从大明门进来,阿熜先声夺人。

  刚坐上皇位,阿熜又提出了个更过分的要求:俺爹要当皇帝。当然这个聪明娃不会那么粗鲁,他的理由能噎死杨廷和:俺妈还在钟祥,俺要尽孝,俺要接她来北京,要封她为皇太后。

  杨廷和一听头都大了:那不是你妈了,是你婶,你妈是张太后。阿熜哭了:俺要回家,俺不当皇帝了。

  有见风使舵的官员跳出来:老杨你太不近人情了,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你妈贵姓啊?

  就这样阿熜再赢一局,他妈蒋氏当了太后。蒋氏升官了,她老公跟着沾光,从“兴献王”升格为“兴献帝”。

  “兴献帝”虽然有个帝字,怎么看都像山寨版的,起码得有皇家至尊版的服务才更像嘛。于是阿熜有提出要求:俺爹要进太庙吃供奉。

  这话惹翻了一群大臣,杨廷和虽然回家养老了,还有他儿子杨慎(就是写“滚滚长江东逝水”的那位),还有徐文本、郑本公、邹守益、唐皋等一群不要命的愣头青:太庙是皇家嫡系先祖们吃饭的地方,你爹一个庶子,不怕被老祖宗轰出来吗?不行!

  古人规矩太死板,每一代只能有一个座位,你朱佑杬挤上桌,让孝宗朱祐樘到桌子底下吃饭呐?

  杨慎一声高呼:“国家养士一百五十年,坚守节操大义而死,就在今日。”哗啦一声,一百多号人跪在金水桥抗议阿熜的粗暴行为。

  就这样,嘉靖三年的七月十二日成了紫禁城最黑暗的一天,16位大臣被当场打死,134名官员被捕入狱,四品以上官员86人停职待罪!

  这场为时三年半的斗争,以惨烈的方式收场,阿熜大获全胜。朱佑杬正式加冕入太庙,取庙号“睿宗”,跟朱祐樘平起平坐了。这就意味着法理对皇权低头,承认明孝宗一系断绝了。

  阿熜满意地对大臣们说:俺爹睡觉的地方是不是也该气派气派呐?大臣们齐声应和:太应该了,那里应该叫做皇陵。

  建到底7年,蒋太后去世了。阿熜说,在大裕山给俺妈修个陵吧,把俺爹迁过来。结果,新陵园修了八年,阿熜又改变主意了:这地方风水不如钟祥显陵,还是让俺妈去显陵跟俺爹合葬吧。

  我估计阿熜心里犯嘀咕:地上的事我说了算,地下的事老祖宗说了算,俺爹的皇位是抢过来的,跟祖宗们睡一起,会不会挨揍?还是远一点吧。

  就这样,八年的工程款打了水漂,又在钟祥加大投资,一直修建到嘉靖四十五年阿熜崩了为止,显陵才算正式完工。

  四十多年的营建,花去了多少民脂民膏,多少民工丧命于此?我们不清楚朱佑杬睡得爽不爽,但有个人一定很爽——李自成。

  崇祯十五年,闯军攻陷钟祥,一群兵哥哥们抄家伙直奔显陵,该抢的抢,该扒的扒,拿不走的就一把火烧光。

  在湖北省钟祥市城东北5公里的纯德山上,有一座明皇陵。一般情况下,皇陵都离都城不远。明朝先是定都南京,所以朱元璋葬在南京明孝陵,后朱棣迁都北京后,明朝之后的皇帝都葬在北京,所以在北京有明十三陵。而湖北钟祥自始至终也没成为明朝的都城,为何会有座明皇陵呢?

  位于湖北钟祥的明皇陵叫做明显陵,是中国中南六省唯一的一座明代皇陵,占地面积是明代帝王中单体面积最大的皇陵。其实,这座明皇陵是由一座王墓改造而来的,这是明朝的哪位王爷呢?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明宪宗朱见深的第四子朱佑杬去世,明武宗朱厚照赐谥“献”,称兴献王,葬于湖北钟祥市。那王墓是如何升级为帝陵的呢?

  正德十六年(1521年),明武宗朱厚照驾崩,无嗣继位,其父明孝宗也无其他皇子在位,便在皇室之中选择了朱厚熜继承皇位,即后来的嘉靖帝。而嘉靖帝朱厚熜恰巧是兴献王朱佑杬的儿子,明孝宗的侄子,明武宗的堂兄弟。藩王即位,通常都是过继给辈分大一辈的皇帝为皇子,以便名正言顺的继承皇位,但嘉靖帝比较有个性,打破了这个常规,继承皇位可以,但做儿子不行,侄子就是侄子。但自己的父亲虽曾经是皇子,但没当过皇帝呀!于是,嘉靖皇帝自立统嗣体系,追尊生父朱佑杬为“兴献帝”。原有王坟也相应按帝陵规制升级改建。明嘉靖三年(1524年)三月,王坟正式更名为显陵,其主人是没有当过皇帝的兴献王,嘉靖皇帝的父亲。

  所以,湖北钟祥的明皇陵就是明显陵,其主人是没当过皇帝的兴献王朱佑杬,嘉靖皇帝的父亲。

  在我国历史上,几乎每位帝王都会在自己的首都旁修建皇陵,以供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死后埋葬所用。其中最为著名的皇陵,或许便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举全国之力所修建的秦始皇陵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帝王陵墓之一,传说其中“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除了神秘的秦始皇陵,还有诸如常常被盗墓贼光顾的清代皇陵清东陵、一代雄主唐太宗李世民所葬的昭陵、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所沉睡着的茂陵等等。作为我国历史上的主要朝代之一,存在近三百年的明朝历经十六位皇帝,自认也有着许多的皇陵。

  开国皇帝朱元璋在故乡凤阳建有明皇陵,初代首都南京则有着明孝陵,北京作为后来的首都,也拥有着规模宏大的明十三陵等。除此之外,在湖北钟祥也有座明皇陵,那么,明朝的首都不在湖北,为何却在那里建有皇陵呢?

  其实,明朝的皇陵和其它朝代的很大不同就在于全中国共有五处明皇陵,其中,最早的一座是朱元璋在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时于今安徽省凤阳县开始修建的明皇陵,它是用来埋葬朱元璋的父母和兄嫂的,此外,还有埋葬朱元璋祖先的明祖陵,它位于今江苏省盱眙县。>

  后来,朱元璋又为自己和马皇后修建了明孝陵,为早逝的太子朱标修建了明东陵,这两座陵墓都位于今南京市玄武区。朱棣迁都北京后,明朝帝王的皇陵也就在北京动工,明十三陵和景泰陵都位于北京周边。然而,从明正德十四年(1519)起,今湖北省钟祥市一带却修筑起了明显陵,那么,它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呢?

  明武宗朱厚照作为明孝宗的独子,两岁便被立为皇太子,在娇惯中长大,弘治十八年(1505),年仅十五岁的明武宗继位,改元正德。正德十四年(1519),明孝宗的四弟,也就是明武宗的皇叔,兴王朱祐杬去世,武宗赐他谥号为“献”,并在其封地湖广安陆州修建亲王陵。

  安陆州便是如今的湖北钟祥一带,而明武宗为了表达对四叔的重视,专门派人在松林山挑选风水宝地,将朱祐杬安葬。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明武宗病逝,据《明史》记载,临死前他留下因为自己年仅三十一岁便去世,膝下无子,便按照“兄终弟及”的继承规则,“遗诏召兴献王长子嗣位。”

  兴献王的长子朱厚熙出生五天后便夭折了,这里所说的“长子”自然是兴献王的次子朱厚熜,朱厚熜继位后,改元嘉靖,并不顾朝臣的反对,将自己的生父朱祐杬追尊为“兴献帝”。嘉靖五年(1526),皇帝再次顶着压力将父亲迎进宗庙。>

  嘉靖十七年(1538),朱厚熜为父亲追尊庙号“睿宗”,朱祐杬进入了明朝皇帝的行列。不过,早在嘉靖帝继位的第二年,便对原来的兴献王陵进行了皇陵改造,并改名为“显陵”。此后,显陵历经扩建和修缮,于嘉靖四十五年(1566)才真正建造完工,嘉靖帝对父亲的执意追尊,成为了湖北钟祥显陵产生的理由。

  1988年元月明显陵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1月30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明清皇家陵寝的一部分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 谢谢平台邀请,让我解答这个答案:人生什么最重要,招呼打在前,我喜欢实话实说。人生一世什么最重要,脸皮身体健康最重要,金钱是生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分文。我为什么还说脸皮最重要,像我们这些五O六0见子见孙在网上谈情说爱吗。六十三老女贪好色还在网上作怪和男人谈情说爱丢不丢人吗人家年轻人大学毕业可以

  那些说阿根廷政府为了保护本土血统的就算了吧,南美洲的黑人从16世纪就开始进入了,那时候还没有阿根廷政府呢,而且那时的白人和黑人社会地位差距极大,根本不可能通婚,也就不存在保护血统纯正的需求。 其实这一切都是地理历史影响下的经济因素导致的。 1.西属美洲包含了原有两大文明阿兹台克认和印加人的区域,土著

  猪肉炖粉条,锅包肉,东北酱大骨,茄子土豆泥,小鸡炖蘑菇,酸菜汆白肉加血肠,酸菜炖粉丝,别的就不知道了[呲牙] 猪肉炖粉条,排骨炖土豆,酸菜炖猪肉粉条,小鸡炖蘑菇,豆角炖倭瓜排骨,五花肉炖白菜粉条,小鸡炖土豆,炖大鹅,炖杂鱼,炖鲫鱼,炖鲤鱼 说到咱们大中华的美食,东北的美食也非常的多。今天我就来分享东

  1:不打亲戚工! 2:不进熟人店! 3:伸手忌打笑脸人! 4:看破忌说破! 5:知人忌评人! 6:知理忌争论! 7:不要反驳别人!(反驳别人就是打别人的脸一样) 8:在江湖上混,要学会说场面话!(要不然很难混好) 9:碰到有人在评论别人时,千万别附和,要立马借故离开!(到时候传出去,别人会认为是你在

  在现实生活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后还是要落入平凡生活。两个人相爱不是只求轰轰烈烈,只想相依相伴白头到老。爱上一个人越爱伤的越深,孤单的彷徨中,会思念他,总是想起她过的好吗?快乐吗?有没有虐待自己,吃饭了没有,时不时的在脑海中回忆,似乎自己的眼前也只有她,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不禁想起了在订婚宴上一位长辈

  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先去培训蛋糕的地方去学习一下。他可以系统地学习一些蛋糕的知识。和裱花的一些知识,因为我自己就是开面包房蛋糕房的, 我是跟师傅学习的,学习了烤制面包这一系列东西。还有裱花的一些东西,没有系统的学习,觉得不是很好。你可以先去培训蛋糕的地方学习几个月。在去实体店实习一年左右。开

  虽然康有为购买瑞典那座小岛已经过去了100多年,而且购岛的当事人也已故去。但是当年康有为是花了150万的巨资购下的这个小岛,所以这座小岛它完全属于私人财产,按着西方的契约精神,康有为的后人是绝对有权力继承这个小岛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1895年,一个大胆的秀才联合1300名举人共同上了一份

  互联网的发展推动了网络媒体曝光,各大社交软件的信息传播速度很快,但是网络不是发外之地,曝光需要证据属实,要考虑后果。虽然说曝光渠道很多,但是一般人不了解,可能出现传播不出去的现象,所以还需要专业人的帮助,具体的可以咨询媒体在线,在维权领域非常具有知名度,主要也是他们家是媒体资源平台,有几个全国很有名

  容易上火是什么体质 容易上火的体质,包括湿热体质、阴虚体质和气郁体质。 1.湿热体质:湿热体质是指体内有湿邪和热邪,其中热邪容易导致人出现上火问题,表现出口苦、面部长痤疮、舌苔黄等上火症状。 2.阴虚体质:阴虚体质是指人体阴津不足的情况,当人体阴津亏虚的时候,就会出现阳气亢盛的情况,从而造成上火(虚

  去年七,八月份我到大女儿家,在加州硅谷库比得乐,美元换人民币是6.8元左右,那里空气质量好,公路网络建设工程质量好,每家每户都有小轿车,没有电动自行车,没有高铁,走遍了美国南北,就是坐汽车,或者乘飞机,市场经济不如中国发达,物价相对中国很高!二元钱一斤的蕻菜,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要二美元一磅(九两丿,